【HP paro】【番外1】禁闭【奥尤】

更个简单的小番外。

一年级尤里与三年级奥塔的充满友情的两周禁闭片段。

正篇这里

建议先食用正篇。



尤拉奇卡交到朋友真是太好了。——莉莉娅·巴拉诺夫斯卡娃
普利赛提先生,你再和阿尔京先生在关禁闭的时候交头接耳,我就罚你单独去擦奖杯陈列室!——莉莉娅·巴拉诺夫斯卡娃

 

莉莉娅的禁闭每天内容都不一样,但也都不外乎是打杂一般的体力劳动——比如在草药学教室给巴波块茎挤一晚上脓水,或是在图书馆帮忙整理上个世纪的借书记录……除去浑身酸痛不已、睡眠严重不足,以及在禁闭期间不能打魁地奇之外,奥塔别克觉得,其实禁闭期间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熬。

在典型的中亚家庭里长大的奥塔别克,不仅被常年吹拂的风沙锻炼出了健壮的体格,更拥有着超乎常人的坚韧与意志力。而与此相比,从小在爷爷的悉心照料下长大,基本没吃过什么苦头的尤里·普利赛提的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

再加上莉莉娅在自己的变形课课堂上对尤里格外严格的态度,禁闭的两周对这个一年级男孩来说就像噩梦。然而他还是尽量不表现出来这些,虽然黑眼圈,和奥塔别克在禁闭期间仿佛想要处处兜着他的态度,让他的脾气越来越容易烦躁。

 

这天,他俩从飞行课仓库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点,两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清洁剂和飞天扫帚专用蜡的气味。

精疲力尽的两人在路上一言不发。这段时间,每天结束禁闭后,奥塔别克都习惯性地陪着尤里走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附近,再折返回格兰芬多塔楼,今天也是这样。

禁闭期间,由于大部分工作都是两人的协同劳动,两人中间甚至产生了某种患难见真情的默契,比如现在,奥塔别克可以感觉到,尤里应该是向他隐瞒了什么事情。

奥塔别克始终不是那个擅长第一个开口的人,但是此刻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袖手旁观。于是,在三楼的空走廊里,他向前斜跨一步,挡在了尤里面前。

尤里有点意外地抬起头,走廊另一端胖修士轻快地从半空中飘过,朝他们吹了个口哨。

“怎么了?”尤里把手背到身后:“我脸上有东西?”

奥塔别克板着脸:“身体不舒服吗?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啊?你才脑子不对劲吧。快到斯莱特林休息室了,你也快回宿舍吧。”尤里低下头,想快步从奥塔别克旁边走掉,但是手臂却被奥塔别克一把抓住,这样一来,宽大的袍子袖口被拉起来,露出的手掌和一截手腕的部分,就算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看到不少暗红的划伤痕迹。

“嘶……”伤口猛地暴露在奥塔别克的视线之下,尤里浑身不自在,本来不想让他知道的。

“……”奥塔别克也愣住了,超出预想的状况也让他一时有点手足无措:“给扫帚剪枝的时候你没戴手套?”

“啊,反正也没事。”尤里把目光转向一边:“手套那种东西,还不够碍事的。”

“可是你的手……”

“又不疼。”好像真的一点不疼一样,尤里故作潇洒地摆了摆手:“这都十点了,我还有一篇一英尺长的魔法史小论文没写呢。”

奥塔别克这才意识到,平时负责打理扫帚仓库的只有一个人,怎么可能有第二双剪枝用手套在里面呢。

想到这里奥塔别克的鼻尖有点红,他急急忙忙地把尤里拉进走廊里的空教室,找了个干净的椅子让他先坐下。

“我去……我去找光虹,尤里先在空教室里等一下,很快就回来。”

“你等一下。”

奥塔别克感觉自己的袍子被拉住了,他回头,看到尤里一脸不爽的样子。

“啧,别以为你比我高两年级,就可以把我当小孩看了。”尤里直直地看着他:“我只不过是把你在扫帚上对我做过的事还你罢了。”

“啊?”奥塔别克不解。

“那天下扫帚的时候你手都冻僵了吧!”尤里涨红了脸:“上次给我做人肉手套的人是你,所以说,这次手套就给你用了,我们扯平了。”

“我不需要特别照顾什么的,等明年我成了斯莱特林的找球手……我会在你发现鬼飞球之前就抓住金色飞贼的。”

尤里扯出来一个嚣张的笑容:

“这点小伤没事,俄罗斯的男子汉给飞天扫帚剪枝的时候从不戴手套。”


“干!干嘛!倒是快点放我回去写小论文啊!”

刚刚,尤里才放完自己的年度最帅气台词,就被奥塔别克一把扛在肩上,强迫性地带到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附近的一条走廊里。

魔药学教授的办公室就在这条走廊,奥塔别克打算就近从那里搞点药。

于是此刻尤里只能不情不愿地站在走廊入口,帮奥塔别克放风。

“给你,莫特拉鼠汁。”没等几分钟,奥塔别克把一个装满了黄绿色液体的试管塞进尤里手里。

“莫什么鼠汁?听起来好恶心。”尤里皱了皱鼻子。

“止痛有奇效。”奥塔别克看着他:“毕竟我比你多学两年魔药。”


第二天的早饭桌上,尤里还没来得及顶着黑眼圈去找奥塔别克为昨晚的莫什么鼠汁致谢,空降在每一个学院长桌上的校报就让他差点没被果汁呛死。

《深夜空教室:房门禁闭的十分钟》

《半月禁闭擦出火花?三楼走廊的惊情一幕》

《事态恶化!格兰芬多三年级半月内两次掳走斯莱特林妖精》

奥塔别克拉他进空教室以及扛着他在走廊狂奔的照片同样出现在报纸上。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好死不死拍到这两张,单是照片的精细程度和现场感,让尤里甚至怀疑起来,和奥塔别克在走廊里的时候,究竟是旁边有个隐形人摄影师,还是自己暂时性失明了一段时间。

尤里有点暴躁,但当他抬起头,看到格兰芬多长桌上的一幕,又差点没笑出声来。

四个学院的yuri angels空前一致地盯着同一个方向。如果女孩们的眼神是利箭,那奥塔别克估计早就被钉成筛子了。

然而事件的两个主角并不知道,不用等到甜点出现在晚餐时段的餐桌上,一个新的爆炸性话题,就将化解目前两人所陷入的尴尬事态。

虽然尤里八成不会感谢那个新话题的主角。



番外1 end


关于校报的照片来源:

胖修士:谁说我不是自己人!


对了,形容里面的妖精都是fairy不是goblin,不是看古灵阁的那种。

肝大包平去了!




评论(12)
热度(144)
  1. 几分相似椒麻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