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 paro】第十三个圣诞节【维勇维无差】

人鱼大毛。架空现代,没有在日本。

大毛28岁生日快乐and圣诞节快乐!

算是赶了个俄罗斯时间……吧【跪下



12岁那年,勇利时常会重复做同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在一片海中沉浮,海水冰冷刺骨,虽然求生的欲望让他努力向着岸边游去,但挣扎的力气还是随着体温一起迅速流失在冰冷的海水里。

深入骨髓的寒冷与麻木的窒息感一同袭来,他在夜里漆黑的海水中慢慢下沉,沉向更深、更浓的黑暗中。

然而,突然间,有东西出现在了勇利已经开始模糊的视野里。

——那是一抹美丽的银色,仿佛流淌的月光。

这银色像是能将包围着勇利的黑暗驱散一般,带着他游向温暖、光亮的地方。

十二月冰冷的空气替代了冰冷的海水,勇利感到自己平躺了下来,背靠着柔软的沙子。随着什么潮湿而柔软的东西从他嘴唇上移开,缺氧的大脑终于清醒了些许。他开始能模模糊糊听见远方渐近的脚步声,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然而救了他的那个人却仿佛害怕被人发现一样,仓促离开了。

梦的最后,勇利昏了过去。梦境黑下去之前,努力睁开眼睛的他,只来得及看见一道银色的光消失在不远处的海水里,或许还有一条布满了鳞片的尾巴。


勇利第十次将这个梦讲给妈妈听的时候,她皱了一会眉头,随即打电话叫来了镇上的美奈子老师。

勇利从小就喜欢美奈子老师,虽然她有些严格,但是却是为数不多的,能听懂自己想法的大人。
然而这次,美奈子老师听了勇利的讲述,难得地作出了和妈妈同样的反应。她心疼地抱住勇利,安慰他去年圣诞节的落水事故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过了几天,每天放学后勇利开始跟着妈妈去美奈子老师推荐的诊所,进行心理创伤的康复过程。渐渐的,勇利不再会梦见那个场景,虽然有时依稀可以在梦中看到一抹令人怀念的银色,但是醒来之后,依旧什么都记不得。

 

*  *  *


勇利梦里的那天,正巧是人鱼维克托十六岁的生日。

根据古时候传下来的规矩,人鱼满十六周岁的时候,接受完族长的成年祝福,就可以离开海底,上浮到水面,短暂地见识一下岸上那不同于海底的热闹了。

维克托是幸运的,他的生日当天刚好是人类的圣诞节,也是这个海边小镇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夜里,年轻的人鱼小心翼翼地从海面上浮起,及腰的银色长发覆盖着肩膀和脖颈,发梢则轻盈地漂在水中。拨开盖住那双海蓝色眼睛的长发,呼吸着不同于海底然而同样冰冷的空气,维克托在靠近堤坝的地方找了块覆盖着砂砾的浅滩,躲在一块礁石后面,第一次眺望起岸上的景色。

这是一个拥有天然良港,因海上贸易而繁荣的小镇,小镇的市民广场建在防波堤后的高台上,因为时值圣诞,整个广场被通了电的各式彩灯包围,亮得如同白昼。广场中心,全镇最高大、装饰最豪华的圣诞树下面,有饭后捧着热苹果酒闲逛聊天的人,也有不少挥舞着烟花棒追逐嬉戏的孩子。

这夜天气很好,猎户座倒映在海面上。因为没有风,维克托靠着礁石坐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尾巴的鳞片有点干燥。正当他想要回到海水里浸润一下身体的时候,岸边的异样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个孩子,一个人举着烟花棒走出了市民广场,来到了更靠近海水的、高高的堤坝上。那里没有灯光,借着烟花的光芒,维克托看到他仿佛在朝着自己的方向寻找着什么,然而还没等维克托躲起来,那孩子就一脚踏空,跌进了堤坝下的海水里。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引起广场里其他人的注意,如果放任不管,他绝对会淹死的。于是维克托咬了咬牙,一边祈祷着不要被人类发现,一边跃入海里,向防波堤下那孩子落水的方向游去。

 

*  *  *

 

后面的事情我们就都知道了,落海而大难不死的孩子叫胜生勇利,而出现在他梦里的那道银色的光,则是维克托的长发。

其实,十六岁生日那晚之后,维克托还是时而会在夜里来到小镇的岸边,找一块礁石隐蔽起来,远远地眺望着岸上的人群。他偶尔也能看见当年救了的那个孩子,有时候他和朋友们在市民广场溜冰,有时候在防波堤上支起画架写生,有时候则会骑着车子从堤坝旁边的公路上掠过。然而有一次,当维克托无聊地用尾巴欺负爬到礁石上来的寄居蟹的时候,他看到那孩子一脸若有所思地望着海面。

难道他记得落水时的事?维克托先是有点兴奋,接着又有些紧张:族长雅科夫和许多古时候的故事都告诉他,一旦被人类发现了人鱼的存在,多半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但他并没有因此减少浮上水面的次数,他会告诉雅科夫他游到老渔船里寻找一种稀有的发光海藻去了,或是研究南面珊瑚礁的新型海葵。海底那么大,理由多得是,没有人能束缚得住他。

 

就这样过到了第四个圣诞。二十岁生日那天,维克托在太阳落山之前就浮到了老地方,然而令他惊讶的是,那个被自己救过的、注视了整整四年的孩子,竟然就在高高的堤坝上站着,眺望着远方的海面,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四年间维克托自己变了不少,青春期的抽条过后,原本有些贫弱的上半身开始增长肌肉。可以称得上是丰满的胸肌,和紧致而富有张力的腰部线条,让族群里甚至有人鱼感叹,维克托这身材真是按照那些沉在海底的人类美男子雕塑长的。

不过,那个孩子——现在已经可以称作是少年——的变化,维克托竟然觉得自己有些看不出来。个子的确是高了一些——然而更像是等比例放大;冬天终于不穿印着巨大字母的手织毛衣了——然而现在的衣服一样土;鼻梁上多架了一副眼镜——然而那张脸还是胖乎乎的娃娃模样。

四年间,维克托从未尝试在其他事物上面花费这么多时间。记忆里,也不曾有东西如此占据自己的心力。然而那个少年不一样,从四年前的那个晚上开始,他逐步确信,他俩之间的确存在某种维系。至于这种维系究竟值不值得他再度放弃一些什么,至今,他还没有得出最终结论。

 

深冬里,天黑得早,夕阳在海平面上方摇摇欲坠。维克托从礁石后面支起身子,发现早早就支好了圣诞树的市民广场上,此时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抱着反正没有人不会被发现的想法,维克托从礁石后面出来,头顶露在水上向前游了一段。

从四年前救他的那天晚上之后,维克托还从未这么接近岸边。

然而此时,从西边的教堂传来了晚祷结束的钟声。堤上的少年猛地一惊,把手里的什么往海水中急忙一甩,转身跑掉了。

 

*  *  *

 

那是久违的、却又不一样的梦。

十二月二十四日夜里,勇利忽然发起了高烧。当夜,他做了这样的梦。

他梦见自己在一片海中沉浮。海水冰冷,肺被呛进来的冷水灼得发痛。

下沉中他睁开双眼,可是,透过海水,所看到的一切还是黑暗。

然而下一刻,漂浮着的银色长发像月光一样照亮了他的视野。长发下是一张白而精致的少年的脸,一双浅海蓝色的眼睛镶嵌在上面。

同样洁白纤细的手臂将自己的身体托起,梦中的勇利抱住他,虽然寒冷与窒息感正在逐步麻痹自己的大脑,但是勇利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银色长发下的面容,仿佛是要将这张脸最大限度地记住一样。

银色长发的少年带着勇利游到了浅水处一片裸露的沙滩上,意识已经濒临模糊的勇利,被托着后背慢慢平躺了下来。

湿透了的毛衣被掀到胸口以上,一双冰凉的手在勇利胸前来回按压。勇利剧烈地咳了几口,苦而咸的海水争先恐后从他嘴里涌出来。

虽然冷得几乎要失去知觉,但是猛然间唇上传来的温润触感还是让勇利印象深刻。维持着嘴对嘴的状态,新鲜空气缓缓被挤入刚刚咳出海水的肺部。勇利觉得自己的意识回来了些,甚至可以听见远方焦急的脚步声和父母的呼唤了。

他睁开眼,却看到救了他的人意欲离开。于是他连忙伸手去抓,银发的少年的手臂被勇利抓住,转身挣脱的时候,勇利才发现,他光裸的上半身下面,竟是一条覆盖着蓝绿色鳞片的鱼尾。

勇利猛然一怔,银发的人鱼趁着这个当儿,迅速离开了沙滩,消失在了海中。

 

醒来的时候,眼角还是潮湿的。

梦里的一切依旧清晰,与其说是梦到了,不如说,四年前的那个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全都被勇利重新想起来了。

身体还在发烧,喉咙像撕裂一般干渴。然而这都不是问题,有一种直觉告诉他,等待他想起的这一切,而今依旧在等待,等待自己的寻找,等待他们的第二次相遇。

时隔四年,他还是想起了一切。这让勇利觉得,自己与银发的人鱼之间,的确是有什么东西相连的。

然而,过完这个圣诞,勇利就要离开小镇,去几百公里外的都城学画。再也没那么容易看见这片海,再也不会有那么多等待他们重逢的机会了。

还好,他想到了一个也许会奏效的办法。

 

*  *  *

 

维克托在一团青藤菜中间找到了少年抛下来的东西。

是给自己的吗?那是一只塞得紧紧的玻璃瓶,里面有一卷涂过蜡的厚纸。他用牙齿咬掉瓶塞,展开光滑的蜡纸,却发现上面写着的文字,自己一个都看不懂。

人鱼所使用的语言,与人类大相径庭。虽然人鱼中也有对人类语言感兴趣的怪胎,但是很可惜,维克托并不是其中之一。

他叹了口气。然而,当他注意到蜡纸背面的图案时,忽然感觉自己的尾鳍要像某些犬科动物一样,激动得上下摇摆了。

虽然只是一张凭借印象画出来的简单速写,但是维克托一眼就看出,那正是四年的前自己的模样。

右下角依旧是几个人类的文字,就是少年的名字吧,他愈加兴奋地想道。

维克托忽然觉得,所谓的最终结论,已经近在眼前了。

 

*  *  *

 

八年后的圣诞节,在远离小镇的都城。

这里没有海,没有教堂晚祷的钟声。市民广场叫中心广场,圣诞节的装饰比勇利家乡要丰富十倍。

自从八年前来到都城,不管是学画的那几年,还是已经工作了的现在,勇利每年圣诞都会到中心广场来。周围不再有家乡那样的圣诞集市,热苹果酒,或是滑冰和举着烟火棒的孩子,取而代之的是规划齐整的摊位,和一对对想要在这里留下圣诞记忆的情侣。

今年的圣诞节也不例外。勇利在小摊上买了杯热可可,捧在手里,随着步道上的人群,在夹道的彩灯间慢慢走。

前方就是最大的那棵圣诞树了。每年,中心广场最大的圣诞树都会面向全国征集装饰主题和设计风格,而今年的装饰主题正是来自于胜生勇利。

圣诞树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海蓝色:有浅海果冻一般的蓝绿、晴朗的天气里整片海呈现出的湛蓝、深海的靛蓝、太阳刚升起时偏紫的深蓝……亮片是海面上的波光,毛蓬蓬的人造雪花则形成了涌来的海浪。

而在这片奇妙的、圆锥形的海里,并没有其他的海洋生物,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只颇有童话感的,有着银色长发和蓝绿色尾巴的人鱼挂件。

“这个设计的灵感,来源于一种‘维系’。我认为,有生命的地方,就有维系存在,而生命诞生于海洋,所以海洋是最早产生这种维系的地方。这种维系的力量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甚至超越想象,与你我有这份维系的对象,可能是身边的谁,也可能是来自深海的一尾人鱼,而我们终究会在它的力量下走到一起。所以我希望,如果能有更多的人,因为这份维系,在这棵树下相识,不管是初次见面还是久别重逢,那都是非常美妙的事。”

向组织方投稿的时候,勇利曾经在自己的设计方案中这样写道。

此刻,勇利站在圣诞树下,久违地拿出手机,把自己和挂在树上的小人鱼一起摄入了镜头。

拍完照才发现,面前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以为自己妨碍到了对方,勇利连忙想要闪身让开,却在视线对上的瞬间,愣在了当场。

“哇,真的摆在圣诞树下耶。你是我的圣诞礼物吗,胜生勇利?”

在蓝色的檞寄生下,那个有着银色短发和浅海蓝色眼睛的男人微笑着问道。

 

 

 

END

 

 

瞎扯时间的Q&A:

 

Q:瓶子里的纸上写了啥?

A:亲爱的小芳,见字如面。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去北京打工了。

等我混好了,你再来找我,我的地址是门头沟王家庄兴业化肥厂。

一定不要忘了我!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自拖

其实就是勇利告诉维恰,我要离开这里了,去都城学画。

等我混好了就回来找你【16岁少年觉得自己两年就能混好了然而一混就是八年……

而且其实每年过年回家来的时候都找不到维恰,因为维恰过年期间在上语言加强补习班【。

 

Q:为什么过了八年大毛才来找勇利?

A:1、你什么时候产生了雅科夫很好搞定的错觉?

2、你以为从零开始学一门语言要多久啊!【不是

 

Q:为什么人鱼能变人腿?

A:能说话,不会痛的,失恋了也不会变成泡沫。只是刚变成人腿那阵子需要像复健一样练一段时间的走路。现在的女巫厚道多了,给波波维奇点赞。【什么

 

Q:大毛变成人以后能做什么工作?

A:人鱼语翻译。【很不对

他都为勇利做了那么多了!让勇利养他!【更不对

或者给勇利大画家当裸模,时薪一百刀【瞎扯

 

 

真 END


评论(16)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