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体化】You Must Love Me(4-5)【奥尤】

有生理期梗,避雷注意。

小毛虽然性转了但是代称还是“他”。

 

4.

醒来的时候,另半边的床上空着。空调没开,身上有种黏糊糊的感觉,闷闷的不太畅快。尤里把不知道什么时候盖得严严实实的空调被撩起来堆到一边,在用手背蹭了蹭有点汗湿的额头。拉着的窗帘让室内的光线显得晦暗不明,似乎还没睡醒的大脑也跟着一起混沌了起来。直到浴室的门咔哒一响,尤里才猛然想起,现在自己正身处赤道的岛国,与好友奥塔别克一起度假中。

“贝卡,你怎么又半夜里把空调关了啊,好热。”

尤里抱怨的对象——奥塔别克湿着头发从洗手间出来,脖子上随意搭了一条毛巾,刚洗完澡,只穿了一条短裤的他,裸露的上半身的肌肉线条顺畅紧实,正弓着背在行李箱里翻找着剃须刀。

“热的话就去洗个澡,出汗是好事,别老开空调……”

“我说你啊,操心太多老得快。”

尤里不满地鼓起腮,他猜想那被子八成也是奥塔别克捂在自己身上的。

“那你现在去洗吗?不洗的话我先刮个脸。”

拿着电动剃须刀,奥塔别克没接他的茬。

“你先去吧。”

尤里摆摆手,重新瘫回到床上。


在枕头底下摸了几把,没找到空调遥控,尤里脱了T恤丢在一边,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然而没有空调,身上那种不爽快的感觉总也下不去。于是他还是磨磨蹭蹭地爬起来,决定去洗澡。

从昨天新买的内衣里扒出来两件替换的,尤里往浴室走去。半透明的磨砂玻璃门上映着奥塔别克的身影,在丢到一边的T恤和光着冲进浴室之间犹豫了几秒,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后者,这该死的天气让他宁愿面对奥塔别克的黑脸也不想在洗澡之前重新套上衣服。

奥塔别克刚把剃须泡沫涂满整个下巴,正准备下刀子,就被冷不丁在镜子里迅速掠过的身影惊得手一个哆嗦,顿时刺痛就从脸上传来。

“你干嘛不穿衣服!”

奥塔别克吼他,倒也不算吼,顶多比平时音量高了二十分贝,而且多半是被吓的。

“太热不想穿!我都跑这么快了,你就当没看见我还不行吗!”

尤里扭开花洒,转过身看见奥塔别克在处理脸上的挂彩,他有点幸灾乐祸:

“谁让你不开空调……再说昨天又不是没看过,这么激动干嘛。”

奥塔别克始终没转过脸来,这样的沉默让尤里觉得有点不妙。

“不好意思啊贝卡,”尤里觉得自己除了道歉,似乎也应该附带一点人道主义关怀:“那个……脸上疼不疼?”

“没事。”

淋浴的水砸在瓷砖上的声音让奥塔别克的回答听起来有点模糊,接着,他重新拿起了剃须刀,三下五除二地结束战斗,随即离开了浴室。

奥塔别克离开后,尤里就着淋浴的热水把换下来的内裤搓了出来。布料薄而少,比起男式的棉质四角裤好洗多了。

“话说女孩子真方便啊,早上都不用刮脸,内裤也可以穿这种又薄又舒服的……”尤里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这样的身体也不错。


没想到才跟奥塔别克出门,尤里早间关于“女孩子真方便”的论调就站不住脚了。

起初是腰部的阵痛,以为是床垫太软所导致的,尤里就没太放在心上。然而等他们上了地铁之后,车厢里的空调开始让他觉得身上哪儿都不对劲,像是发烧前的征兆,皮肤和关节都在刺刺挠挠地疼。

此时正是早高峰的尾巴,又在人多的绿线,根本没有空位。于是尤里只能抓着奥塔别克的胳膊靠着他,地铁上金属扶手冰凉的触感也让他不想去碰。

“怎么了?”

虽然以前尤里就喜欢在摇晃的车厢里靠着自己站,但是奥塔别克还是注意到了他的异样。

“说不上来……”

隔着轻薄的夏装传过来的温度让尤里不禁想贴得更紧。

“……反正就是浑身不舒服,跟小时候闹感冒一样,但又感觉不是感冒。”

“要回去吗?”

其实说是出来玩,他俩倒是都不愿意做那种匆匆忙忙的旅行者,两个人更愿意做的,是在一个充满新鲜感的地方,悠悠闲闲地一起度过一段时光,甚至可能会窝在旅馆看一天电影什么的。

“没事,都出来了……”尤里小声说:“我想吃甜的,冰激凌怎么样?”

 

两人在街景开始繁华起来的地方下了车,横贯东西的绿线大部分修在地面之上,很方便观察周围地势。尤里十分眼尖地发现了一家应该是本土品牌的甜品店,招牌上绿色的豆子让他有些好奇产品的口味。

店内果然有冰激凌,主打产品果然是豆奶味。尤里点了菜单上最显眼的豆奶甜筒,奥塔别克则要了一杯咖啡,一边看尤里吃着甜筒,一边慢慢地喝。

虽然刚刚在地铁上就被一种潮湿的感觉困扰,而现在在店里坐下以后,从内裤里传来的那种感觉更加鲜明。比起正常的分泌物,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出来,还伴随着难以忽视的阵痛。

吃完了冰激凌去一趟洗手间吧,尤里一边拿出了手机开始刷INS,一边这样想。

 

大事不好了。

一片深红色映入眼帘之后,尤里愣了五分钟,才想起来找奥塔别克求助。

手机上接到尤里的电话的时候,奥塔别克已经开始疑惑他为什么去个厕所都能去这么久了。

“那个……贝卡。”

听筒里传来尤里混杂了紧张、急迫又欲言又止的声音:

“你知道有一种,啊怎么说……”

“怎么了尤拉?你还在洗手间?”

尤里的吞吞吐吐让奥塔别克也有点焦急。

“啊,嗯。我还在,遇到了点小麻烦。”

听筒对面的尤里深吸一口气,说了出来:

“就是,你能帮我去超市买那个……卫生巾吗?”

 

5.

 

午休的景观喷泉旁,几位超市职员正在忙着交换着上午的八卦。

“你猜怎么着,我收银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给女朋友买生理用品的帅哥哎……”

“哎呀,那可真是难得。”

“仓储部的Judy也看到了,似乎是很有礼貌的外国人?”

“是啊,我问他是不是给女友买,他还怪不好意思的。”

“你问这个干嘛?不然还能怎样啦。”

“他找我问生理用品摆在哪里嘛,还问我哪种比较适合年轻女孩用呢。”

“你怎么给推荐的,人家最后买了一大包,从棉条到新出的液体卫生巾都买了耶。”

“这应该就是那种买口红的时候不懂色号就会all回去的男人了吧……有点羡慕哎。”

——“啊?你们都不知道吗?!”

这时候忽然有人插话道。

“不知道什么?”

“那可是奥塔别克·阿尔京啊!”

“谁?”

姑娘们异口同声。

“啊呀……他可是世界著名的花滑选手,比赛里经常能看到呢。”

 

而此刻,午休讨论中的主角,已经和传闻里的“女友”回到了那间民宿样式的短租房。

回想起两个小时前的事情,两个人都一边觉得心有余悸,一边又觉得有点好笑。

奥塔别克拎了一塑料袋生理用品找回尤里所在的洗手间的时候,一时间犯起了难——就算买回来了,他要怎么进去女厕所把这些送到尤里那边啊。

没办法,看着尤里短信里发给他的坐标,奥塔别克想了想,似乎只能硬着头皮拜托从工具间出来的保洁阿姨帮忙了。

然而让奥塔别克奇怪的是,一分钟后保洁阿姨出来,用马来口音很重的英文告诉他,他说的那个隔间里根本没有人。

他只能又拎回来那一袋子花花绿绿的东西,再一次拨通了尤里的电话。

“啊?你去女厕所干嘛,我他妈是在男厕所啊!”

“什么?!?!”

奥塔别克隐隐感到了胃痛:“你就不怕……”

“你他妈别废话了……”尤里压低了声音打断了奥塔别克:“反正你赶紧进来,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隔间。”

在厕所里其他人的注视下,奥塔别克从下方越过隔间门,将一包日用递了进去。

一分钟后,在难以掩饰的尴尬中,奥塔别克一手拎着剩下的一袋子生理用品,一手揽着尤里的肩膀,黑着脸走出了男厕。

 

还没来得及习惯女性的身体,就被名为生理期的麻烦事糊了一脸,尤里觉得自己也是点背到没谁了。回到了住处,一早还在嫌弃空调被的他,就换上了睡衣,用同一条被子将胸口以下捂了个严实。

“尤拉,刚才你为什么不去女厕所?”

正当他用手机翻看着关于生理期的网页时,奥塔别克突然问道。

“啊?我为什么要去女厕所。”

“可是你现在这种状况,在男厕所里会很危险啊。”

“哈哈哈哈你是在夸我长得好看吗?”尤里放下了捧着手机的手。

奥塔别克皱起了眉头,一脸你看我是在开玩笑吗的表情瞪着尤里。

“……有那么可怕吗?就算外表改变了,我的内心可是百分之百的男人啊。要是去女厕所的话,那我不就成了偷看女性的坏人了?这种事情老子才不干,再说也没兴趣。”

这样的理由有点出乎了奥塔别克的意料,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尤里在被子下面伸了伸腿,擅自离开了刚才的话题:

“腰真疼……米拉她们每个月是怎么扛过来的,怪物吗?”

 

捂着被子,抱着奥塔别克的胳膊,尤里就这样睡了一个有点漫长的午觉。

虽然出了汗,但是并不觉得难受,反而身体轻松了不少,腰间的酸痛也减轻了很多。

落日橘色的余晖倾满了整间卧室,同时,肚子也有点饿了。

不知道奥塔别克是不是也刚醒——他的表情里带着一些仿佛刚从梦中醒来的飘忽与柔和,特别是眼角和嘴角。

“饿了吧?”

奥塔别克不出意料地问道。

“嗯。”

尤里松开依然纠结在奥塔别克手臂上的胳膊,挠挠头,慢慢地伸了个懒腰。

“不想出去吃了,我记得地铁站附近有个超市……你会买菜吗?”

“你要自己做?”

奥塔别克挑起了眉毛。

“等下我给你列个单子。”此时尤里注意到了奥塔别克的表情,带着点得意地撇撇嘴: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十年前我就学会把自己喂饱了。”

 

屋主在厨房里留下了相当齐全的调味料,尤里一边检视着每一样瓶瓶罐罐上面的标签,一边在手机备忘录里添添减减。很快,他就通过即时通讯软件将整张单子发给了奥塔别克。

奥塔别克已经在去超市的路上,尤里期望他能找到食材清单里列出来的东西,一边洗洗涮涮,一边开始着手熟悉这个厨房。

没多久,钥匙开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尤里穿着围裙迎出去,从奥塔别克手中接过来蛮有重量的塑料袋,一样一样地将食材码放在流理台上。

从来没做过饭的奥塔别克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尤里忙忙碌碌——今晚他展现出的这个技能真是让人吃惊又意外。

“你坐着去吧,用不了多长时间。”

考虑到自己大概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又不想放尤里一个人辛苦,奥塔别克还是决定站在流理台旁边陪着他。

“真没想到你这么会做饭。”

“是吧?不过也正常,咱以前出去玩的时候毕竟住的都是酒店嘛,总也没机会露一手……”

尤里一边说,一边熟练地处理着食材。

“可惜这没有烤箱,等你以后什么时候来我家,我给你做皮罗什基。”

尤里转过头,给了奥塔别克一个大大的微笑,他自己似乎也满享受做饭的过程。窗外已经见不得夕阳的影子了,靛紫色的夜空下,依旧温热的风从敞开的窗口吹进来。这时,奥塔别克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尤里并不只是他印象里的那几个剪影,比如说那个近乎虔诚地追求着更高目标的运动员,或是那个虽然嚣张却格外需要操心的俄罗斯小痞子;再或是初见时觉得难以接近的那种致命的吸引力,还或是那个一天到晚在手机里跟自己东扯西扯,每逢假日跟自己满世界约起来的铁哥们。

尤里就是尤里,随着接触的愈加深入,曾经看不见的那些东西,也让奥塔别克更加清晰了这一点。和性别无关,五年的憧憬,三年的好友,这八年的时间,正在慢慢引发着一场量变导致质变的过程。

 

 

厨房里有调味料的梗是因为想起来以前在大阪玩,租的民宿的屋主居然给我们留了一柜子的零食、速食还有调味品,还放了字条说请自行取用……虽然最后因为懒一点都没动,但还是觉得人间处处有真情啊!


评论(20)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