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体化】You Must Love Me(6)【奥尤】

惯例的,虽然是性转但是小毛的代称还是他。

微量维勇无差。

 

6.

 

“尤拉奇卡,”在环球影城排队的当儿,奥塔别克刷了会手机:“米拉刚才问我,这几天你干嘛呢,怎么INS上连个泡都不冒。”

尤里正靠在护栏上,戴着耳机听歌。被这么一问,他才想起来,自从开始度假之后,自己确实好几天没发照片了,和过去的更新节奏简直天壤之别。

将手机的界面切到了INS,原来米拉从昨晚就在找他了,关了推送没看到而已。怪不得她会直接去联络奥塔别克。

回了米拉几个表情,尤里摘下来耳机看着奥塔别克。

“有点麻烦……”他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现在这个状况,发照片的话,万一引起更大的骚动就不好了。”

“那怎么办?拍个局部糊弄一下?”

“不用……哎对了贝卡,把你的门票拿出来,拼个票根发上去就是。”

 

结果玩完了这个项目,刚打开INS,米拉的私信就来了。

“你怎么了?出去玩就晒个门票?青春痘爆发烂脸了不成?”

不发自拍不po正脸,这不是通常运转的尤里。

“你才烂脸!老子皮肤好着呢。”

“对了尤里,最近啊……有个八卦你要不要听一听?”

刚好和奥塔别克在园区里的餐厅找地方坐下,尤里就跟米拉在私信里聊了起来。

“什么八卦?要是关于猪排饭的我可没兴趣。”

“就是论坛里啊,有姑娘爆料说,你的贝卡有女朋友了。”

“啊?!”

尤里偷瞄了一眼正在看菜单的奥塔别克,怎么会呢?这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有情况的样子。

“爆料的姑娘说她自己是超市导购,在工作的时候,看到奥塔别克在采购女性生理用品耶。”

这下尤里放心了,原来是前天的事啊。话说奥塔别克有那么红吗?在这种东南亚国家都能被认出来……

“那又怎么样?”他问米拉。

“是啊,我也觉得,他既然在和你一起度假……就不可能在这期间和什么女友在一起啊。”米拉在这种事上倒是相当有逻辑:“所以我就给删帖了。”

“哦……谢谢。”

尤里也不知道为啥自己莫名其妙地道了个谢,是因为米拉止住了出现在自己朋友身上的谣言吗?

“对了,话又说回来,尤里。”

与米拉的私信聊天还在继续,这时候,准备点单的奥塔别克向尤里指了指菜单上的蛋包饭,尤里朝他比了个表示ok的大拇指。

“要是发帖的姑娘说的没错,奥塔别克真的去买了生理用品的话,该不会是因为你们俩做了吧?是不是你的贝卡太激烈,你只能靠这玩意止血之类的……”

“说什么呢老太婆!”

尤里差点把手机摔出去。

“开玩笑啦……不过你们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发展,真挺不可思议的。”

“发展啥?我们不是已经是最好的朋友了吗?”

“唉你……”接着,米拉发了张看了感觉真可怜.jpg,就去做自己的事了。

 

其实尤里也并非什么都不懂,但他总觉得,喜欢是一种没办法用具体数值去衡量的东西。

他知道奥塔别克很关心他。他爱吃的东西,不喜欢的东西,平时的一些小习惯,都被奥塔别克完全掌握着。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万一奥塔别克对他的感情,偏偏就不是那种喜欢,怎么办?

那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尤里并不想要面对这样的结局。他觉得自己好像在一片漆黑里站在悬崖边上,前方或许有桥,然而迈出第一步的话,还是有可能就这样坠落下去。

然而,在名为朋友的安全区里,他可以放心大胆地依赖奥塔别克,可以开过分的玩笑,而不用患得患失。

他原本不是喜欢退缩的人,但他太害怕打破现有的相处模式了。于是尤里最多只能止步于各种暧昧的试探,麻木着自己越来越敏感的神经,让自己不去想那必须要尝试迈出的一步。

但是现在,比找雅科夫开口请假更困难的命题已经摆在他面前了,而且他不能再磨叽下去。距离返回俄罗斯还剩下不到十天,两人之间如果再没有什么突破,说不定下个赛季自己真的要改练女单了……

他瞟了一眼奥塔别克,对方在点完餐后也开始对着手机里不知道什么人聊了起来,一脸专注地皱着眉头。于是尤里决定随便开个游戏消磨一下时间。

我能不能回归男子组,全看你会给出怎样的回应了啊哥们。

今晚就是一决胜负的时间了,尤里暗暗地想。


 

而另一边,奥塔别克点完餐后,看着尤里一时半会并不会从手机上抬起头,索性也打开了聊天工具。

也许跟一个异性恋的已婚男人请教同性之间的感情问题,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但是JJ已经是他能联络到的最佳人选了。

“我还以为你俩早就在一起了。”

针对毫无进展的两人,JJ发出了和米拉差不多的感慨。

“让,你误会了。”不管对象是谁,奥塔别克在网络聊天的时候总是一贯的正经。

“对了,我跟你说,我有一种感觉,不一定对。”回复很快出现在了屏幕上。

“你说。”

“你还记得三年前的维克托和勇利吗?”

“当然记得。”

“就说那对戒,见过的人都以为他们在交往了吧?结果勇利非要说那是护身符什么的……一直拖到来年春天,都在圣彼得堡同居了,才正式承认他俩的关系。”

“那倒也是。”奥塔别克想起来,那阵子尤里没少找他吐槽这两个人。

“我觉得你们俩也有点这个意思,可能是因为同样都是男人的关系吧,自然不会像男女关系一样可以一刀切地判断出来。当然另一个原因也是你俩的友情基础太深厚了。其实感情越好,就越不想离开现有的状态,于是谁都无法成为跨出第一步的那个人。”

这段话出来得很慢,似乎删删改改了半天。

“你是说,我们两个都……?”

“嗯,两个人的交集越多,反而越不知道进阶为恋人的那一步应该从哪里开始。面对未知的前方和安全温暖的后方……一般人都会退缩的吧。说到底,选择由自己来跨出第一步,真的很难。”

对方紧接着又传过来一个文字泡。

“不要被朋友的身份禁锢住了,奥塔别克你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不是吗,别担心太多。”

“伊莎贝拉,谢谢你了。”想了想,奥塔别克回复了这样的句子。

“哎?哈哈,果然被认出来了啊,不客气。”

结束了聊天,奥塔别克抬起头看了一眼尤里,他似乎早就没事可做了,正无聊地玩着什么三消游戏。奥塔别克没有将手机收起来,反而是屏幕上方的几段话反复看了几遍,发了一阵呆。

那就今晚吧。奥塔别克想。

就像当初巴塞罗那夕阳下的天台上所完成的事情一样,这次,停滞不前的关系也由自己来打破。

 

 

两场感情相谈,好难写,想死。

等全文完结之后一定要修一下前面,没写大纲太想死了。



评论(13)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