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尤】三个故事

3个paro,3个短故事。

都没有展开写,试着写了三个场景,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


第一个故事:19岁和15岁,类似于罗宾汉那种设定

第二个故事:原作前提下的ABO设定

第三个故事:机车手跟小混混的傻白甜


警备队长x林中义贼

 

天还没擦黑,奥塔别克用一块脏兮兮的毡布把别在腰间的剑柄蹭亮,又整了整背上的箭袋,骑上马开始了夜间的巡逻。

从三年前被征兵后,在这无仗可打的年代里,他被派到这座遥远的小村庄里来,成了这里的警备队长。

这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子,优渥的自然水土和勤劳能干的村民,让这儿成了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

然而这种地方总会有一个与教会以及村长串通的恶人庄园主,也就是传说中压榨村民的坏蛋。

有压迫就有反抗,住在附近森林中的树屋里的尤里,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他是吟游诗人口中传唱的那种义贼,劫富济贫,帮助村民们夺回他们应得的。每天,他像只灵巧的猫一样昼伏夜出,耍得庄园主团团转。

 

在初夏干燥的空气里,散布着苦艾与刚刚收割完毕的荞麦茬的清香。炊烟从一杆杆烟囱里升起来,奥塔别克溜着森林的边儿,骑着马儿慢慢地走,仿佛没有注意到那只躲藏在林间,对他虎视眈眈的小兽。

“打劫!”

金发绿衣的少年冷不丁从灌木丛里窜出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跳跃技巧,轻巧地跃上了奥塔别克的马背,瞬间,一把匕首抵上了骑马人的喉咙。

“……尤里,你现在连阿利亚都吓不到了。”

被唤作阿利亚的枣红色马儿打了个响鼻,身上多承载了一个人的重量,依旧慢悠悠地迈着平稳的步子。

“看你傻呆呆骑着马的样,就想整你一下嘛。”
尤里笑嘻嘻地把匕首收回腰后别着的刀鞘里,理所当然地在奥塔别克身后的马背上坐下。

 

每当尤里笑起来的时候,总给人一种很活泼的印象。

不对,准确说来,他只有在奥塔别克面前才是那个天真可爱的彼得潘,在村长、神父以及庄园主的印象里,他始终是那个躲在树荫深处,搭弓射箭的罗宾汉,那种不符合年龄的冷静与果断简直令人感到害怕。

“贝卡,礼拜天的舞会,大宅子里你们的人都守在哪儿啊?”

奥塔别克拿脚后跟夹了夹马肚子,阿利亚一溜小跑载着两人进了森林。

“这我可不能告诉你。”

礼拜天庄园主的大宅子里要办舞会,十里八乡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来。而奥塔别克则作为警备队长,带着他的警卫队员们担任舞会的现场保安。

“小气……”

尤里失望地吹了声口哨,惊得躲在小杉树上的一群灰椋鸟一股脑儿扑棱着飞起来。

 

夜天的蓝色已经开始在天空上涂抹,森林里的光线也愈加晦暗起来。

尤里趴在奥塔别克的背上,安静地听他哼唱一首家乡的歌曲。

突然,像是有了什么坏主意似的,他直起来身子,下巴攀上奥塔别克的肩。

“贝卡,”他黏在奥塔别克耳边说:“头转过来下。”

奥塔别克疑惑地照做了。借着天完全黑下去之前的最后一点光,尤里捕捉到奥塔别克的嘴唇,迅速地在上面啄了一下。

“用这个交换礼拜天晚上的情报,你看怎么样?”

尤里有些笨拙地故作镇定,其实他心跳得飞快,像是第一次背着爷爷做坏事那么紧张。

奥塔别克没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那这样呢?”

尤里用原本拽着奥塔别克披风的手,顺着腋下钻到了前胸,开始撕扯他马甲上的纽扣。

“你想干什么?”

奥塔别克有点疑惑又有点恼火,扭着脸瞪着尤里。

“嗯?不行吗?别生气啊……”

意识到过火了的尤里把手缩回来,揪着奥塔别克的披风。

“跟谁学的?”

奥塔别克叹了口气,刚才尤里的举动可不像是无师自通。

“酒馆里的米拉……她说对付当兵的,这一套可管用了。”

随即又赶紧补充道:“你可别让她知道我把她供出来了啊!”


Alpha x Beta(?)

 

阿拉木图的秋日夜晚,连空气中都渗着苹果的甜香。

尤里急匆匆领了行李,小跑着通过了机场的自动门。阿拉木图过早降临的寒流扑面而来,让他脖子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奥塔别克在停车场等他。尤里在寒风里缩了缩脖子,拉着箱子在一排一排车中间寻找短信中写着的那个停车区。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猛地被一种异样的感觉笼罩,环顾四周才发现,这种奇怪感觉的源头,来自于那辆停在不远处的暗红色轿车。

在寒冷而干燥的空气里,凭借直觉,尤里分辨出了一种急切而危险的信号——伴随着视线中车身的摇晃,和车内隐约溢出来的难以描述的声响。而盈满了水汽的车窗在附近晦暗的照明下显得更加暧昧。

哪怕自己是个Beta,嗅不出信息素之类的东西,也能大体明白,这个架势,八成是那个Alpha或者是那个Omega失控的后果。

 

尤里想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却始终出现在他脑海里。

奥塔别克早在五年前,就确认了Alpha的身份,比二人的相识还要早上两年。然而尤里却始终没有迎来分化,哪怕现在已经是与奥塔别克成为朋友的第三个秋天,自己18岁的身体,依然和15岁时候一样,谁的信息素都闻不见。

他曾经在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胡思乱想到下半夜,奥塔别克这样优秀的Alpha,注定应当与属于他的Omega结合,而不应该整天和自己这样的Beta厮混。

虽然作为朋友的三年间,他从来没看见奥塔别克喜欢什么别的人,反倒是一放假就老和自己腻在一起,两人之间的亲密程度也与日俱增。

但是总有一天,如果奥塔别克有了属于自己的Omega,他们就不能继续保持这样的关系了吧,说不定哪怕自己不愿意,奥塔别克也会和自己维持距离的。

每当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刺痛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不想失去这么一个朋友,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尤里终于来到了奥塔别克告诉他的停车区域。牧马人高高的车顶很是显眼,很快,他就拉着箱子来到了车跟前。

“贝卡,你车里放香水了?什么怪味。”

一打开车门,尤里就闻到一股陌生的奇怪香味儿。

“没有啊,怎么了?”

奥塔别克把后备箱按开,下车接过尤里的行李箱,帮他拎进后备箱里。

“怎么一个……”尤里皱着鼻子想了想:“好像是什么树的味儿?还有点皮子味。”

“那个啊,是我的——”

接着奥塔别克意识到了什么,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尤里。

看着奥塔别克惊讶的表情,尤里发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职业机车手x混混

 

奥塔别克骑着机车赶到的时候,巷战已经接近了尾声。

逼仄昏暗的空间里躺倒了一大片人,由于其中大部分都是由钝器击倒的,意外地没有多少血腥的感觉。

“上车,快走!”

一声尖锐的刹车后,他朝着站在战场中心的那个金发少年喊道。

那少年扬起了手中的十字拐,好整以暇地将地上还在挣扎的家伙砸晕,嚣张地朝奥塔别克吐了个舌头。

“尤里!”奥塔别克有点着急:“你他妈的到底知不知道状况,他们的增援要来了!”

话音刚落,就有车队的声音从不远处呼啸而来。引擎的轰响夹杂着小混混们参差不齐的口号,让尤里一下就明白过来了现在的状况。

“妈的……没完没了。”

朝地上狠狠啐了口,名叫尤里的金发少年在裤子上蹭了蹭十字拐上的暗色污渍,小心地绕开横躺在地上的人,跨坐上了奥塔别克的摩托后座。

 

这下,主要矛盾改变了,正面交锋的双方变成了载着尤里的奥塔别克,和后方追着他俩跑的暴走族车队。

二者的距离一直维持在惊险的程度,尤里在安全头盔下的额头都被冷汗浸湿了。

这时,从对方车队里出来了两辆摩托,分别从两侧夹击过来。眼看着两辆摩托像老虎钳一样越靠越近,尤里格外紧张,从后座上直起了背,将手搭在了腰间别着的拐子上,摆出随时应战的姿势。

“尤里!不用拿武器出来!在后面坐好了!”

这时,奥塔别克的声音混着风声从前方传来。

“那怎么——”

尤里还没来得及问完,就被奥塔别克打断了:

“跟我交往吧!”

尤里被突然的告白吓得在车上几乎一个趔趄,他赶忙用大腿夹紧了车座。

“你他妈还有闲心说这个!也不看看现在是怎样的状况!时机不对吧!”

“时机对不对有什么关系,人对就行。你就说,要还是不要。”

“好吧,要……咱俩先想想办法摆脱掉这群要命的家伙再说好不好!”

“没问题,抓着我!”

感觉到皮衣的后摆上被尤里施加了一个拉力,奥塔别克狠狠拧了一把油门,摩托瞬间像是进了曲速一样,巨大的轰鸣声中,将混混车队远远甩在后面。

 

“你把刚才说的……再说一遍?”

确保安全之后,奥塔别克把车速切回符合交通规则的速度,载着尤里往自己家的方向走。

“跟我交往吧。”

“好……哎不是这句,总觉得有一句特别……”

尤里一时间竟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被自己憋得涨红了脸。

“喜欢听那种的?”

奥塔别克笑了,这次他慢慢地重复了一遍:

“时机怎样都没关系,只要是你就可以了。”

尤里这下连脖子都红了,他闷闷地没有说话,抓紧了眼前的机车皮衣,用戴着头盔的脑袋狠狠磕着奥塔别克的后背。



没错,这就是所说的管挖不管埋【。

评论(19)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