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ABO】Night Changes【奥尤】

填个坑。

做了几天的失踪人口,我恨述职报告。

各位客官小年快乐,吃点儿肉吧。

标题是歌名系列again


阿拉木图的秋日夜晚,连空气中都渗着苹果的甜香。

尤里急匆匆领了行李,小跑着通过了机场的自动门。阿拉木图过早降临的寒流扑面而来,让他脖子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奥塔别克在停车场等他。尤里在寒风里缩了缩脖子,拉着箱子在一排一排车中间寻找短信中写着的那个停车区。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猛地被一种异样的感觉笼罩,环顾四周才发现,这种奇怪感觉的源头,来自于那辆停在不远处的暗红色轿车。

在寒冷而干燥的空气里,凭借直觉,尤里分辨出了一种急切而危险的信号——伴随着视线中车身的摇晃,和车内隐约溢出来的难以描述的声响。而盈满了水汽的车窗在附近晦暗的照明下显得更加暧昧。

哪怕自己是个Beta,嗅不出信息素之类的东西,也能大体明白,这个架势,八成是那个Alpha或者是那个Omega失控的后果。

 

尤里想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开,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却始终出现在他脑海里。

奥塔别克早在五年前,就确认了Alpha的身份,比二人的相识还要早上两年。然而尤里却始终没有迎来分化,哪怕现在已经是与奥塔别克成为朋友的第三个秋天,自己18岁的身体,依然和15岁时候一样,谁的信息素都闻不见。

他曾经在无数个睡不着的夜晚胡思乱想到下半夜,奥塔别克这样优秀的Alpha,注定应当与属于他的Omega结合,而不应该整天和自己这样的Beta厮混。

虽然作为朋友的三年间,他从来没看见奥塔别克喜欢什么别的人,反倒是一放假就老和自己腻在一起,两人之间的亲密程度也与日俱增。

但是总有一天,如果奥塔别克有了属于自己的Omega,他们就不能继续保持这样的关系了吧,说不定哪怕自己不愿意,奥塔别克也会和自己维持距离的。

每当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刺痛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不想失去这么一个朋友,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尤里终于来到了奥塔别克告诉他的停车区域。牧马人高高的车顶很是显眼,很快,他就拉着箱子来到了车跟前。

“贝卡,你车里放香水了?什么怪味。”

一打开车门,尤里就闻到一股陌生的奇怪香味儿。

“没有啊,怎么了?”

奥塔别克把后备箱按开,下车接过尤里的行李箱,帮他拎起来放进去。

“怎么一个……”尤里皱着鼻子想了想:“什么树的味儿?还有点皮子味。”

“那个啊,是我的——”

接着奥塔别克意识到了什么,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尤里。

看着奥塔别克惊讶的表情,尤里发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倒不是那种形容上的心跳加快,尤里的心脏是实打实地开始动次打次了起来,每一下跳动都仿佛带着回音,重重地敲击在他的耳膜上。

同时,刚打开车门的时候嗅到的那股香味也变得越发浓烈,像夏夜恼人的暑气一般,缠住了他的身体不走,让一切都变得烦闷而燥热。

尤里有些无力地靠上了车门,他开始渐渐感觉不到脚下坚硬的地面了,整个人都是恍惚而虚浮的,似乎只有车窗上的一点凉意能唤回些许清醒。

就连呼吸里都带上了抑制不住的颤抖,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18年没有分化的身体,竟然能这么干脆地说变就变,而这个未知的过程,又他妈的这么难受。似乎一下子从身体深处涌现出了许多种找不到出口的感觉和情绪,简直就像某种来势凶猛的病症一般,反复地折磨着他的神经。

“贝卡你过来……我可能……分化了。”

此时此刻,他只能向面前这位Alpha求救。


下面走石墨:

https://shimo.im/doc/oryG5h6xs8Q6TZOK


END


难得写一次二回战就把我折腾得想死了(你哪次写黄不想死

评论(29)
热度(334)
  1. 小脸椒麻鸡 转载了此文字
  2. 几分相似椒麻鸡 转载了此文字
  3. 几分相似椒麻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