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尤】不想惹上麻烦事儿还是绝育的好

情人节快乐

 

*二次设A,尤里的猫叫皮罗什基·普利赛提

*二次设B,奥塔别克也有养猫,个头挺大的西伯利亚森林猫,名字没想好

 

[请假一天,陪我亲爱的队友去医院做了检查,小家伙居然真的怀孕了耶!恭喜恭喜。]

至于配图,则是一张在地铁车厢里照下来的自拍。照片上除去维克托靠近镜头的堆满了笑的大脸,还有旁边的某个一脸不爽,被强行拉进镜头的,抱着猫笼子的俄罗斯十五岁花滑运动员。

就是这样的一条由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发出的新动态,在INS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做、做了这么久的队友……没想到尤里居然……居然……=口=?!

From 格奥尔基·波波维奇

 

你是傻的吗波波维奇?就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发的动态你也信?!

From 米拉·芭比切娃

 

WOW,俄罗斯不愧是奉子成婚率NO.1的国家!

From 披集·朱拉暖

 

我看某人是最近被勇利冷落了才出来搞事的吧,维恰要不要我去找你玩啊~

From 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

 

并·没·有,他只是自己作死。顺便,尤里奥,待会你揍他的时候麻烦不要扯头发,谢谢。

From 胜生勇利的小号A

 

然而,由于受害者正深深陷在自己的苦恼里,一时间顾不上登陆INS,所以对目前社交平台上的小型风暴仍然毫无察觉。

地铁上,尤里有点烦躁地隔着笼子安抚睡着了的皮罗什基。

怎么办,这只养了三年的喜马拉雅猫,竟然和好友家的公猫产生了这种……一夜情的后续产物。

他怎么会想到这些!巴塞罗那分别的时候,得知对方也养了猫,还是大型的西伯利亚种之后,尤里只是感叹了一句“好想看看大型的森林猫啊~”。没过多久,奥塔别克就趁着假期,带着托运过来的大猫来圣彼得堡了。

只是呆了三天两夜而已,他们两个人类都没有搞出来点什么,尤里沉浸在“有朋友来家里玩”的兴奋中,和奥塔别克没完没了地聊着天,甚至连一部游戏都没来得及打通。

然而那只巨大的、有着温柔眼神和帅气身形的西伯利亚森林猫,就这样轻描淡写地把自家不爱搭理人的小公主勾搭到手了?还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下,一路奔上了本垒?!

老天在上,他从来没放皮罗什基出门接触过其他公猫,根本舍不得。所以完全可以确定,他绝对没有冤枉奥塔别克家的大块头。

尤里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我家的皮罗什基怀上了你家大猫的崽”这种话,怎么听都觉得有点尴尬,可恶,要怎么跟奥塔别克开口说起这件事啊。

 

把猫放回莉莉娅的房子,时间还早,虽然已经请了假,尤里不想呆在家里一个人苦恼。于是他还是披上了外套,折回平日里练习的冰场。

还在练习中的米拉和波波维奇看见他的出现,有点惊讶。要知道,稍早几分钟,说着“难得从雅科夫手中抠出来一天假期,勇利就陪陪我嘛”的维克托,急匆匆扎进冰场,把正在练习跳跃的勇利拽走了。

然而尤里只是普通地脱掉外衣,换上冰鞋,把手机丢在休息区的杂物篮里,做完一套拉伸就上了冰,一切都像往常一样。

这让知晓尤里个性,并看过维克托那条动态的米拉和波波维奇不禁面面相觑。

 

正当两人在场边小声争论要不要提醒他看一眼INS的时候,尤里的手机响了。

和平常的系统默认铃声不同,是给人印象深刻的一串电音。

尤里听到的时候,赶忙穿过冰场,一把从一堆毛巾底下把手机捞出来。接起电话的时候他的大脑转得飞快。这铃声是他给奥塔别克专门定的,他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给自己打来电话?

“尤里,你现在方便不方便?”

尤里踩着冰刀,靠上了冰场的护栏:

“奥塔别克吗,我没事,只是在练习,你说吧。”

奥塔别克的语速有点快:

“刚从维克托那里知道,早上你们带着皮罗什基出去做检查了?”

“是啊,前阵子状况不太对,维克托说他朋友的医院可以做这种检查,就带我去了。”

“然后……真的?”

“嗯,是,怀孕了。”

“什么时候?”

“医生说是一个月前……”

“那不就是?”

“没错,差不多就是上次你过来的时候。”

“真是对不起,尤里,我也是回到家才发现我家那只正处于发情期,而且也不知道皮罗什基没做绝育……”

“我倒是没有特别介意啦……”

“啊,嗯,那……尤里,”奥塔别克难得有点吞吞吐吐:“你打不打算让她把小猫生下来?”

“这个嘛……毕竟也是你家的,生还是不生,你也有一半的决定权。”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

“好,好,我也想生下来。”

 

米拉起初还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直到从尤里嘴里透露出来的这些信息点串联起来之后,她才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尤里讲电话的对象是奥塔别克,并且提到了怀孕,并且提到了“差不多是上次你过来的时候”,并且似乎还决定生下来?!

难不成维克托发的那条,是真的?

和波波维奇交换了一个惊诧的眼神,两个人一边假装练习,一边继续轮流往尤里身边靠。

 

可惜对话似乎已经快进行到了尾声。

“奥塔别克……”

“嗯?”

“我觉得,还是孩子爸爸过来一起比较好。”

尤里犹豫了一下,还是朝奥塔别克提出了这个请求。

“没问题啊,我可以找托运公司送它过去,不过机场不是挺远的吗,你怎么去接?”

“我会让维克托开车载我去机场啦,不过最好休息日。”

“那还是我带着它一起去找你好了,省得你再跑一趟。话说,不打算给它们办个婚礼吗?”

“婚礼?好啊,这也算奉子成婚了吧。”

提到猫猫间的婚礼,尤里有点被逗笑了,用脚下的冰刀磨蹭着粗糙的地毯。

“好啦不聊了,晚上再说。”

“OK,回聊。”

孩子爸爸,也就是奥塔别克……要来了,而且要和尤里结婚?等一下,俄罗斯法律允许吗?

正当米拉紧急回想法定结婚年龄到底是几岁时,尤里放下手机,踩着轻快的步子,心情不错地回到了冰面。

米拉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从满头黑线的波波维奇旁边掠过。所以说事情到底是怎样,现在的年轻人可还行?

 

直到晚餐时间,一切的疑惑才终于水落石出。

“我靠!这个秃子!”

正在把酸奶油搅进汤里的尤里,一打开INS,就差点把勺子丢出去。

“怎么了?”

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娱乐节目,米拉一边咬着自己沙拉里长长的芹菜,一边问道。

“就这条啊!今天你看到没?”

尤里把手机塞到米拉鼻子底下,米拉眯起眼睛,屏幕上赫然显示着维克托上午发的动态。

“有看到啊?”

“那你不提醒我!”

“啊?你没怀?”

米拉一脸不可思议。

“什么,这种事情用冰刀想都是不可能的吧?”

“可是你跟奥塔别克煲的那个长电话……明明说的就是怀孕、生孩子的,还有什么,奉子成婚……”

波波维奇也放下了自己的盘子,抬起头来。

“所以说不是我啦!”

尤里涨红了脸,冲着二人辩解道:

“是皮罗什基怀上了猫宝宝……上个月奥塔别克带了他养的西伯利亚森林猫过来玩,只呆了两个晚上就……”

此刻米拉和波波维奇的表情精彩极了。

“天啊,你们到底怎么理解到那个层面去的啊,生理课是雅科夫教的吗?”

尤里有些脱力地跌回到椅子上,抱头哀嚎道。他的脸已经比红菜汤还要红。

 

晚上回到家,尤里洗了个澡,又把今天医生开的维生素碾碎,拌进皮罗什基的猫饭里,才窝在床上,给奥塔别克拨了个语音。

“所以说你下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因为看到了那个秃子的INS?”

“是啊,怎么了?”

“居然没误会吗?”

“因为根本没有那种可能性啊?你是男子组选手啊。”

“唉还是你好……我这边就别提了,身边的人全都理解成了别的意思,好尴尬啊。”

和奥塔别克聊聊,感觉好多了。尤里在松软的靠枕上打着滚蹭乱头发,吐槽着今天米拉跟波波维奇胡来的神逻辑,心头的郁闷总算消解了一部分。

“对了,预产期是什么时候?刚才回来我查了一部分资料,不知道能不能用得上。”

过了一会儿,奥塔别克问。

“嗯……医生说还有最多还有四十天,也可能三十五天。”

“那我买这周五晚上的机票,然后下个月预产期左右,尽量再来一趟?”

“好啊。”

想起奥塔别克又要来他家,尤里不由得有些雀跃。

“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上次的风干肉和酸奶怎么样?”

“嗯……还要包尔沙克*!不过你别带太多,吃多了这些我都不敢吃薯片了。”

“OK,早点睡,晚安。”

“晚安。”

 

好在大部分网友都像奥塔别克一样,常识和理智均是在线的,所以,除去被尤里和奥塔别克的那个电话严重影响了判断力的两位俄罗斯花滑选手之外,并没有几个人把维克托故意引人误会的动态当真。大家开开玩笑,事情也就过去了。

顺带一提,第二天的午餐时间,勇利从日本带来的一罐基本没人敢碰的芥末膏神秘失踪了。直到晚餐时,维克托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在自己的蔬菜汤里发现了它泛绿的残骸。

 

 

*包尔沙克:一种用牛奶和面,醒发之后再炸到蓬起来的好吃的。


评论(15)
热度(296)